记者是镜故事是光我们把交通正能量散射到更远更广的地方

“‘5、4、3、2、1!’随着2020年钟声敲响,一声令下,取消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工程并网切换如期进行!全国487个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全部撤销!今后开车跨省一脚油门踩到底!更好服务民生,交通陪你元旦!”

2020年1月1日0时,我在朋友圈发布这段文字。彼时感慨万千,不到一年时间,全国487个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全部撤销,高速公路全国联网迈出里程碑意义的一大步。而背后的艰难,现在想来仍记忆犹新。

时间紧、任务重!撤站目标时间从三年压缩到两年,又从两年压缩到一年。这意味着必须重新规划技术路线和工作方案,要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取消487个省界收费站,完成高速公路联网收费系统升级改造,这绝对是一块最难啃的“硬骨头”,是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。

上下同欲者胜!组织领导方面,部、省两级成立了领导小组和工作指挥部,建立了“月计划、周安排”工作推进机制和“月调度、周督导”督查机制。实施方案方面,在2018年试点的基础上,按照军事作战的方法,制定了作战总方案和九大战役计划,每项任务都挂图作战,到期销号。工程建设方面,行业上下夜以继日、加班加点,要抢抓施工期,克服资金难题,与兄弟省份协调,还要兼顾安全。ETC发行方面,调动各方力量,全力推进。政策完善方面,发布车型分类标准,联合多部门调整货车通行费计费方式,优化“绿色通道”通行政策,清理规范地方性车辆通行费减免政策,为撤站各项准备奠定基础。

那阵子,部主要领导每逢调研,撤站便是必谈话题。那阵子,各司局主要负责同志定期碰头研判各种棘手问题,群策群力,主动出击,攻克一个个“山头”。那阵子,各部属单位鼎力支持,有人出人、有技术出技术,部机关大楼5楼撤站指挥部办公室7天24小时人头攒动。那阵子,在高强度的工作状态下,有些人病倒了、有些人很久没见过家里的孩子了,但谁也没说要退出这个“战场”。那阵子,“上下同心、众志成城”“主动担当、迎难而上”“倒排工期、挂图作战”……这些平时看起来有点“打鸡血”的话语,真真正正落实在每位交通人的工作中。

那是一种“功成不必在我、功成必定有我”的奉献精神,那是一股“逢山开路、遇水架桥”的工作闯劲,那是一段充满艰辛却斗志昂扬的难忘历程。最终,伴随各大战役纷纷告捷,这块“硬骨头”被我们啃下来了!切换系统那一夜,我们都是“撤站人”!(记者 毛剑)

今年年初,突如其来的疫情,让身处湖北武汉疫情防控主战场的我,与中国交通报社这个“家”联系更加紧密。

1月29日,我接到通知,成为湖北省疫情防控指挥部的一员。之后的140天,我与新同事们并肩战斗,“白+黑”、连轴转。虽然疲惫,但我始终牢记新闻人的职责,坚守一线,以笔抗疫。那段时间,我每天5时许起床,一直忙到深夜甚至次日凌晨,除了完成材料信息组任务,还要联系记者、组织采访、现场交流、拍照写稿。后来才得知,我成了领导和同事眼中“坚守时间最长、回家休息时间最少的人”。而报社和各地记者站同事的问候和叮咛,为我注入了强大动力,给我增添了信心和勇气。

战疫期间,几乎每天都有湖北交通的报道见报。援鄂应急物资中转站运行、粤湘鄂交通运输部门联手运送新冠肺炎检测试剂、辽冀津豫鄂五省市交通运输部门接力保障援鄂医疗器械运输、武汉解封、湖北交通疫后重振等新闻报道,都第一时间发表在《中国交通报》上,这期间多亏了报社同仁在应急状态下不停、不休的大力支持。

在战疫的紧要关头,医疗人员在前线拿命拼,交通人在一线与时间跑,报社家庭成员用情在后方干。不一样的抗疫战场,却有着一样的大爱情怀。湖北省交通运输厅的领导说:《中国交通报》记录了湖北交通抗疫保通的全过程,还原了湖北交通职工的奉献与坚守,体现了交通行业大报的责任与作为,展现了聚焦重点、担当大义的优秀品质。他们为交通抗疫书写通鉴,为交通人树碑立传,真正发挥了传递行业好声音、弘扬交通正能量的舆论主渠道、主阵地作用。

总有一种力量支持我前行。昨天是中国交通报社成立36周年,我想再次感谢这个“家”,感谢报社同仁与我、与行业风雨同舟、砥砺前行。让我们一起继承伟大的抗疫精神,为加快建设交通强国贡献力量、再立新功。(记者 潘庆芳)

无偿运建材、千里送蔬菜……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,一群平凡的战疫勇士不顾辛劳、迎难而上,极大提振了湖北人民抗疫的信心。2月20日,我跟随援鄂爱心车队奔赴湖北省荆州市,全程记录卡车英雄抗疫保畅保运的故事。

“受疫情影响,不少地区都面临着‘有货无车、有车无人’的问题。卡车司机难找,去湖北的卡车司机更难找。”爱心车队牵头人王树说。“我在六盘水,这单我接了。”爱心车队队长祖瑜接到王树的电话,一口就答应了。“一线医护人员都不怕,我也没什么好怕的。”祖瑜对我说这句话的时候,眼里充满了坚定。

一路上,车队遇到过服务区超员无法进入被迫继续行驶,也遭遇过大雾等恶劣天气。历经50个小时、2200公里的奔波,3辆满载新鲜蔬菜的卡车顺利抵达荆州和潜江。“今天卸货的时候,好多居民来给我送吃的,说了好多感谢的话。不过看着城里空落落的,我心里有点难受,不知道他们的菜够不够吃。”平日里话不多的司机史洪祥突然对我说,他还想再去湖北。

这一趟跟车采访,我和卡车司机们同吃同住。4天吃了6顿泡面,每次看着桶中被泡得圆圆胖胖的面饼,我便苦着脸。“这不是马上就回去了嘛,火锅、酸汤鱼、牛肉粉都在等着你呢。”司机夏仁贵安慰我。

返程途中,我和4位司机师傅聊及随后的工作和生活,没想到大家异口同声地说道:“还要接着干。”祖瑜说她已经联系好了货源,和3位师傅去云南送煤,继续帮助有需要的人。

没有从天而降的英雄,只有挺身而出的凡人。看到这群平凡又可爱的卡车司机,我总能感到温暖。他们的故事虽简单,但值得被传颂,他们的名字更值得被铭记。(记者 韩光胤)

得知我要前往十八洞村采访时,几位同事笑道:“那你能见到龙阿婆了,记得替我们向她问好!”说罢,给我展示了两张照片。

照片中的季节一冬一夏,同事们分别站在一位苗家阿婆左右。马珊珊和李玲穿着厚厚的羽绒服,身后云雾缭绕,宛若仙境;李家辉和董雅洁则身着夏装,旁边是平坦的农村公路,四周绿意盎然。据同事介绍,照片中的阿婆名叫龙德成,2013年,习来到十八洞村考察,就坐在她家的院坝上与村民们交谈,当时龙德成与她的老伴施成富一左一右坐在身边。

2015年11月,马珊珊和李玲参与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交通扶贫特别报道,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是湖南省唯一的少数民族自治州,也是全国交通扶贫的主战场之一。当时村口的公路正在升级改造,十八洞村施金通带着记者沿着青石板路来到了龙阿婆家。阿婆的一句话让同事们记忆深刻:“我这辈子最幸福的事就是有路有水有电,感觉心情愉快,越活越年轻了!”采访结束,阿婆紧紧拉着同事的手说了句苗语,施金通翻译说,她是想让记者多多宣传十八洞村,让大家都来这里看看。

时光荏苒,转眼4年多过去了。今年7月,为采访当地通组公路建设情况,李家辉和董雅洁前往十八洞村。刚进村口,他们就偶遇了龙阿婆。当时阿婆身着粉色苗族服装,正在摊前用简单的普通话与游客聊天。采访过程中,阿婆眼角眉梢流露着对红火生活的满足,拉着二人去家中看看新变化:墙上挂着她和的合影,当年坐过的凳子还留存着,冰箱等家用电器一应俱全……不时有游客来家中参观,龙阿婆总是热情相待,俨然成了苗寨的“形象大使”。采访结束,阿婆将二人送到村口,见到一旁有人正在拍照,她主动拉起了董雅洁的手示意合照,快门定格了这一瞬间。

带着满满的期待,9月初,我与同事王俊峰踏上了“小康路·交通情”重大主题采访活动之旅。采访的最后一站,我们来到了十八洞村,也终于见到了照片中的主角龙阿婆。当时下着蒙蒙细雨,她正坐在家中,见到我们赶紧摆手招呼我们进屋,也许是几位同事先后来这里采访的缘故,虽是初见阿婆,却觉得亲切又熟悉。阿婆已有80岁高龄,但对比5年前的第一张合影,她的脸上丝毫看不出岁月的痕迹,甚至更精神了。采访结束,我们给阿婆翻看之前的合影,她认真端详了一番,指着照片连连点头。为了将这段缘分传承下去,我和王俊峰也一左一右站在阿婆身边与她合影留念。

能与龙阿婆结下这段缘分、见证交通发展为龙阿婆和当地村民带来的变化,我们深感荣耀。若日后有机会,一定再去探望阿婆,愿那时她身体仍旧硬朗、笑容依然灿烂。(实习记者 李雨青)

四川阿坝、甘孜采访,我内心始终荡漾着羡慕的情绪。我多希望能像那些扶贫干部一样,扎根高原,一天天、一步步记录那片土地上的变化。

去年10月、11月,我有幸两次踏上阿坝、甘孜州的土地,参与“好生活在路上”融媒体报道活动的采访和拍摄。首次去高原,还是这么重要的采访任务,我在出发前充满期待。虽然每天奔波数百公里,协调各种采访和拍摄工作劳心劳力,但看到交通运输给带来实实在在的变化,打心眼里感到高兴。这中间有一件小事让我念念不忘。

在阿坝州壤塘县南木达镇,我们需要到当地的南木达育人小学对接藏族老师的采访事宜。一路辗转到学校,奔波了一天的我已是迷糊状态,可一下车,我就被震耳的叫喊声惊醒了,一问才知道,居然赶上了校园运动会。我一激灵,赶忙快跑几步进入校园,眼前一幕立刻驱散了所有疲惫:几百个壮得像小牦牛一样的孩子,正拼尽全力跑步冲刺、呐喊助威,他们的呐喊声元气满满。

我们一靠近,就有人发现了我们手中的摄影设备,很快便有一大群孩子跑过来围观,吓得我不自觉地护住设备。出乎意料的是,孩子们虽然很兴奋,可一到我们跟前,就放慢了的脚步,礼貌地用眼神征求我的同意,看我点头,他们才开始轻轻触碰我们的设备,争先恐后又小心翼翼。

被他们围成一团,我感到前所未有的幸福,四周洋溢着淳朴、善良和热情,那是一种特别的气息,闻得到,很难忘。

南木达育人小学的这次经历,让我对脱贫攻坚工作有了顿悟。以前路不好走,有的孩子甚至要走几十里路去上学,现在路好了,小朋友们能更方便、更轻松地到学校,享受自由烂漫的校园生活。我打心眼里为孩子们感到高兴,也深感祖国的伟大、时代的伟大、交通行业的伟大,职业自豪感油然而生。

当时我就想:如果通过这次活动把贫困地区交通运输带来的变化,特别是那些从中直接获了益的百姓故事更好地传播出去,让大家了解交通,理解交通人,更坚定地支持交通扶贫事业,更好地巩固交通脱贫成果,也是很有价值的事啊。

后续采访中,在每一处公路施工现场,接触每一位交通扶贫干部,看到他们竭尽所能地带领当地百姓一起改善生活,眼前便总浮现出那群孩子淳朴而迷人的微笑。他们可真幸运,出生在了好时代,有这么多叔叔阿姨一起为他们的未来努力、奋力拼搏,他们的好生活已经在路上。(记者 连萌)

“用老眼光看南疆,不是误解就是无知。”在微信朋友圈发出的这句话,其实是写给我自己的。

飞机在乌鲁木齐国际机场短暂经停后,再次起飞前往位于南疆的喀什。天气晴朗,在万米高空隔着舷窗,地面情况尽收眼底。脚下就是巍峨的天山,雪峰耸峙,冰川连绵。河流密如蛛丝,一条一条蜿蜒流淌,下行穿过群山褶皱,有的进入戈壁,有的进入绿洲,有的消失于沙漠。

不多时,雪山远去,苍茫天穹下出现了浩瀚的沙海,无边无际。这便是“死亡之海”——塔克拉玛干大沙漠吧?

“在这寸草不生的沙漠的边缘地带,南疆该是怎样的荒凉?”第一次到南疆,又是采访脱贫攻坚,我脑海中便不自觉地根据以往认知勾勒出一幅落后景象——四野荒凉,植被稀疏,人烟稀少,了无生气。

但“经验主义”是不可靠的。飞机临降落前几分钟,沙漠边缘呈现出生机勃勃的景象。高楼林立,路网发达,植被茂盛,那些高大挺拔的树木,远远望去,郁郁葱葱,树冠挨着树冠,连成了巨大的绿洲。喀什城区就湮没在这绿色的海洋之中。

接下来几日行走南疆,从喀什地区的伽师、莎车、叶城、英吉沙,再到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的阿克陶,无论在城市还是乡村,随处可见这种惊喜。我很快理解,在南疆,创造绿色、利用绿色不仅是当地群众的一种生活方式,还蕴藏着古老的生存智慧。

南疆降雨很少,气候干燥,日照时间长。在尔族、柯尔克孜族等群众生活的村落中,家家户户房前屋后植树,每个庭院里都种葡萄、养花、开菜园。村庄绿树掩映,庭院绿荫遮蔽。每个庭院里都摆放木床,有的还摆放沙发、茶几、桌椅,也都在藤蔓缠绕的葡萄架下。凉风习习,人们在葡萄架下吃饭、喝茶、吃水果,谈天说地聊家常。我惊喜地发现,在南疆无论阳光多么强烈,只要躲进绿荫,马上就能凉爽下来。

党和政府组织带领,南疆人民广泛参与,征服戈壁,改造荒漠,绿色产业落地生根、遍地开花,而且规模都很大,动辄几千亩、上万亩,如英吉沙县的杏树种植规模达到15万亩,叶城的核桃林更是高达58万亩。

在内地,很多农村走向了“空心化”,很多农民不再钟情于土地和农村生活。而在南疆,农牧民就地就近,热情投身于建设家乡的事业。我不禁感慨:有这种改造山川的气魄和力量,南疆人民何愁过不上好日子!

由于一些特殊原因,一些人对南疆有误解。但我想以亲身经历告诉大家:如今的南疆社会安定和谐,百姓安居乐业,真是一个去不了遗憾、去过后难忘的好地方。

喀什古城,古老与现代交融,繁华之中自带宁静。几百年的老房子依山而建、错落有致,又联排成巷。做皮靴、皮帽,雕刻木工艺品,手工打制铁器、铜器,加工玉石,每条街巷都独具特色。老房子里的手艺人,完全不理会街上的人来人往,只顾埋头做手里的活儿。小朋友们,三五成群,在街巷里自由奔跑,踢足球,追逐打闹。隔着很远,美食街上混合着烤馕、烤肉、烤包子味道的香气就扑鼻而来。冷不丁地,也会从头顶飞出一只鸽子,扑棱棱扇动翅膀,很快又轻飘飘落在不远处的房顶上。

所到的每个乡村都干净整洁。我们随机进入农家庭院,总是还没坐热,尔族老乡就端上来茶水和果盘。

在阿克陶县的一个移民搬迁小区,听说居住的群众全部从帕米尔高原搬迁而来。我就想:都说故土难离,不知道他们能否适应新的环境?

81岁的柯尔克孜族大爷萨提瓦尔迪·乃再尔说:“党和政府把我们从山里救出来了。以前在山上放牧,居无定所,出门骑毛驴骑马,现在出门就有小汽车,娃娃上学、老人看病都方便。谁还会怀念以前的生活?”

南疆还是那个南疆,南疆其实已不是那个南疆。南疆之行,我们采访脱贫攻坚,收获的却是思想洗礼,无异于一次认识“脱贫”。多走、多看、多问、多思,求真、求新、求实、求变,我想,新闻人的这些安身立命之本永远都不该过时。(记者 杨红岩)

小时候,经常看到爸爸坐在板凳上手捧《中国交通报》,那时我还不识多少字,便问爸爸:“这里面有什么。”爸爸回答我:“这里面有中国交通事业的变化,有外面的世界。”虽然不明白爸爸的意思,但从这时起,我便对这张薄薄的报刊产生了兴趣。长大后,慢慢地我可以读懂报纸上的内容,开始明白了爸爸的话,也让我深深体会到交通人的无私和伟大,不知不觉中对《中国交通报》产生了浓厚兴趣。做一名交通人,也成为了我的职业梦想。

2001年,我成为了一名公交驾驶员,成为了儿时所敬佩和向往的交通人。在《中国交通报》的陪伴下,我始终保持着对这份初心的热情与坚守,不断提升驾驶技能,一心为乘客提供优质服务,为交通运输行业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。在2019年国务院新闻办举行的一场中外记者见面会上,我还作为交通运输领域的五位代表之一畅谈了北京交通70年间的发展变化。

作为一名基层交通人,我深知人们的社会生活离不开交通。《中国交通报》是一份极具专业性的报纸,她传播交通知识,介绍交通发展趋势,提供各种各样与交通相关的实用信息。在我看来,她是交通人的参谋与益友。在《中国交通报》创刊36周年之际,没想到我竟有幸收到中国交通报社的采访邀请,这让我备感激动。

今年是我成为公交驾驶员的第19年,但是我关注《中国交通报》已有30余年,有时因工作耽误了读报,第二天早起也要补上,不知从何时起,读报就像吃饭睡觉一样,成了我生活的必需、精神的食粮,一路伴随我成长。通过《中国交通报》,我了解国家和行业的重大政策,汲取各地行业经验,收获榜样的力量。正是这份经验和力量,让我不断成长进步,也给了我们创造“最美”的平台。

从一周一期4版发展到如今一周五期40版,《中国交通报》伴随了我国交通运输事业发展壮大,我也在她的陪伴下逐渐成长为行业骨干。今年,我非常荣幸地获得了“十大最美公交司机”荣誉称号,真切感受到了党和国家对公交司机的关爱和尊重。这项荣誉代表着更多责任,我将继续践行“一心为乘客、服务最光荣、真情献社会、责任勇担当”的誓言和承诺,立足一米驾驶舱,热情服务好车厢中每位乘客,做新时代公交追梦人,用“最美服务”展现出新时代交通人的时代风采。(北京公交集团客四分公司1路驾驶员 常洪霞)

“要到灾情最严重的地方去。”7月19日,周日晚上9点半,主编来电:“马上买机票,以最快速度赶赴湖北防汛一线采访报道。”作为媒体新兵,接到通知既兴奋又紧张,一口气整理出满满一箱行李,设备全部带上,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。

7月下旬正是全国防汛的关键期。各地交通运输部门全力以赴,保通保畅保安全。本报也开设《防汛救灾 交通行动》专栏,报道各地保通情况、防汛典型和感人故事。

湖北交通人方克疫情又战大洪,我们下定决心要挖掘出令人印象深刻的抗洪故事,展现交通运输系统齐心协力抗洪救灾的精神力量。

每时每刻,我们看到、听到、感受到,更加深入了解了基层公路养护工的坚守与不易——胡士鹏大哥与老婆一个月只见一次面,邹诗贫大姐的最大心愿就是给父母做顿饭,有恐高症的胡知勤不顾危险站上数十米高的滑坡体清理排险……感动在每天的采访中持续,也内化为我们工作的坚强力量。

随着采访的深入,我们发现每一个平凡岗位的背后都有闪光的故事。而新闻记者要做的,就是感同身受、理性思考,最终把获取的每一个事实、细节和答案有机融合,用理性不失温度、生动不失厚重的文字展现交通人坚持人民至上、生命至上的担当作为。基于这样的思考,我们将镜头对准那些不为人知的平凡岗位,完成了《夜巡》《压不垮的湖北人 冲不断的生命线》《郭志华,你的小店还会火起来》《路抢通了,村民们高兴地拍了张合影》等报道。

“我认识你,你是中国交通报的记者。”一路上,每每听到这句话,温暖便由耳入心。心中有光,何惧路长。面对洪水、泥石流和塌方,湖北各级交通运输部门有序组织、科学部署、迅速行动,为人民群众牢牢筑起顺畅、安全的出行防线。作为交通运输行业记者,能够亲历、记录、见证,是我们的荣幸。(记者 梁熙明 李宁)

光阴荏苒,转眼间,《中国交通报》已经创刊36周年,立足交通运输一线,见证了我国交通运输事业发展壮大的辉煌历程,记录了广大交通人不畏艰险、可歌可泣的奋进之路,成为广大交通人的精神家园。

曾经,我只是《中国交通报》的一名忠实读者。通过《中国交通报》的报道,我成了救捞行业的“名人”,获评了“2015年感动交通人物”。通过这个窗口得到了交通运输同行们的认可,也让更多的救捞人、救捞故事走进读者的视野,吸引更多人来了解、认识、关注、关心救捞人和中国救捞事业。

正是在各种合力推动之下,中国救捞取得了辉煌成就。救捞队伍刚刚建立的时候只有120人,救援靠的是手拉、肩扛。如今,空中有救助直升机,水面上有大型专业救捞船舶,水下有抢险打捞装备,形成了“三位一体”的救捞队伍建制。在我国1.8万公里海岸线上,北至鸭绿江,南至南沙群岛,我们设置了24个救助基地、88个救助船舶值班待命点、10个救助飞行基地、115个临时起降点,建立了19支应急救助队,基本实现了应急救捞网络全覆盖。

救捞事业的使命是保障人民生命财产安全,维护国家海洋环境不受侵害,护航国家经济建设。在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建设进程中,中国救捞将一如既往发扬“把生的希望送给别人,把死的危险留给自己”的救捞精神,践行“人民救捞为人民”的理念,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提供保障。

希望《中国交通报》继续为我国交通运输各项事业抒写发展和奋进之歌,讲述更多行业故事。祝愿《中国交通报》百尺竿头,更进一步!(交通运输部广州打捞局“华天龙”工程总监 钟松民 )

You may also like...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